看着一只只上来送死的凶兽,体型庞大,有的已经老态龙钟,早已不是当年模样。

不过煞魔依旧清楚的知道,它们确实是那个年代存活过的,身上的气息并未改变。

他依旧是黑气状态,黑气形成一个庞大的人型,俯视所有凶兽,当看到驺驺妈妈时,停留了良久。

“当年的小姑娘,被当做媒介的小姑娘,我对的感觉最亲切,似乎还有了孩子,是吧?把孩子叫上来,它也要死,不知道在怀孕期间,他对我做了什么,他居然玩弄封印,折磨与我,我要杀了他!”

“不,求求放过我的孩子,它只是个孩子,它什么都不知道!”驺驺妈妈流泪看着他,苦苦的哀求。

“会说话了,居然可以口吐人言了,恐怕是这里修为最高的吧,得益于燧皇。得到了得天独厚的资质,相信再过百年,都要幻化出人形了。”

“只可惜,刚刚解除封印,虚弱得很,所以在我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快点把孩子交上来,否则,全杀,一只都不剩!”

这声音在不断的回荡。

“不,我求求,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它苦苦哀求,泪水不断掉落。

可怜天下父母心!

凶兽们都不敢说话。

红衣美女小巷无事徘徊清纯唯美图片

“嗷呜——”

一声吼叫,驺驺飞上去了,它很倔强,看着上方的黑色人形,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

它遗传了妈妈的体质,从出生到现在,修炼资质都是极佳的,修行速度也不是同龄凶兽可以比拟的,它的强悍让不少长辈汗颜。

没想到,最终还得送命于此!

“驺驺!”

下方的罗小宇不甘心的叫唤,心急如焚!

“师父,难道我们所做的准备都要白费了吗?我们的阵法,封印一定可以挡住它的,我不要驺驺送死!”

罗小宇看着师父,撒娇似的说道。

“各就各位,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徐振东大声说道。

先不管上面如何,万一那怪物不守信用呢!

现在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敌人太强大。

“煞魔,放过这孩子!”老龟终于开口了,缓缓的说道。

“怎么?小龟,不想保留后辈了?想我屠尽们所有吗?”煞魔看向老龟,带着冷意,说道。

“它也是后辈,不能杀它,它与那个年代无关,放过它!”老龟哀求的看着他。

“不可能,它妈妈作为媒介囚禁我万年,它怀孕加重了我的痛苦,这小家伙在妈妈肚子里时,亵渎了封印,我能感受到,我要它死,否则们都是得死。”

煞魔坚决的说道。

“煞魔,如果它死了,我们也死了,真的会放过下面的后辈吗?”

一只凶兽看起来最为年老,几乎有点行动不便的模样,口吐人言问道。

“应该会吧,看我心情!”煞魔随意的说道。

“……”老凶兽直接气得吐血。

年老经不起折腾,心血不好。

“们准备好受死了吗?”煞魔露出冷冷的样子,说道:“那就先从这母子开始吧。”

说罢,一只黑色幻化而成的巨手直接抓来,很随意的摸样。

“不可!”

年老的凶兽身影快速飞去,猛然一脚,将驺吾母子踹到地面去,自己却被巨手抓住,直接化成血雾。

其他凶兽的身影也动了,快速逃跑,跑到下面去。

煞魔嘴角发出冷冷的笑声,抬脚一踢,一只飞禽驮着凶兽,直接被踢没了,化为虚无。

随手一抓,抓到一只,直接捏碎,残肢掉落下来,无尽的血雾弥漫在空中。

再一抓,抓住了老龟和驮着它的飞禽。

“很好!很好!们的觉悟还挺高,我本来就不打算放过们,每一只都得死!”煞魔露出冷笑。

话毕,直接捏碎,老龟和飞禽化为血雾,飘散空中。

来不及悲伤,必须奋起十二分精神。

“各就各位,启阵!”

徐振东大声呐喊,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所有的凶兽们和华夏武者都在备战。

庞大的阵法亮起,各种封印加持,控咒加持。

“燧皇的阵法,我就看们掌控了多少!”

天空再次变得阴暗暗起来,黑气笼罩所有,一只庞大的巨手直接拍下,很随意,却带着无比恐怖的力量。

嘭隆……

一阵阵波动荡漾而起,四周扩散,阵法直接变形,随后才有弹性的恢复。

阵法之外的一切草木,掀起于高空,连根拔起,空中飞舞,太可怕。

远方大海都受到了影响,海水呼啸不断。

在海边疗伤的几十万人一阵惊慌,东躲西藏,不少人被大海席卷而去。

“看来这阵法不仅仅是燧皇的阵法,居然还有神农的味道,以及某些不知名的阵法糅合在一起。有意思,有意思。”

煞魔得意的说了几声,算是赞赏。

说罢,抬起拳头,直接一拳抡过来。

拳势滔天,天空的都要被他轰开,黑色的气体追随而来,昏天暗地的磅礴之势袭杀而来。

轰隆——

阵法内部,狂暴的力量炸裂。

辛苦不知一个多月的阵法,直接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洞。

“封印——起!”

徐振东大声喊话。

五只凶兽唤醒封印,五个光柱瞬间亮起,直逼苍穹,瞬间封住阵法大洞,也将这只巨拳困在阵法之内。

马上就有三只凶兽张开倾盆大嘴,露出长长的獠牙,扑过去。

“哦,有点意思!”

煞魔一点都不害怕,即便是被困在阵法中的手臂,他依旧能操纵,转动一挥,磅礴的力量直接将三只凶兽甩飞。

重重的砸在巨树上,砸出一个大坑。

“激脉符!上!”

凶兽们用上天师府的激脉符,瞬间实力暴涨,再次扑过去。

这一次是十只凶兽,各个位置过去,上下都有。

这一次,煞魔终于不再露出轻视的言语,而是变得凝重起来。

噗……

咬到了。

同时两只凶兽直接被他捏碎。

轰隆——

他气愤的将手臂抽回,阵法也即使封上。

凶兽们愤愤而视,一副激昂战意的模样,等着下来。

“这个阵法不错,是指挥的那个人类布置的吗?我看他修为似乎已经是金丹期了,很不错嘛!”

“要不是我尚未恢复,我何必跟们再此消耗时间,区区阵法,随意摧毁,即使现在尚未恢复巅峰,但破此阵法,也就浪费些时间而已。”

“看我如何破们的阵法!”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