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科长这个时候好像也突然反应了过来,他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其他房间的窗户都封闭了,为什么这里的窗户还是正常的呢?”

肖德阳对他说道:“我刚才去了旁边的那个房间,里面的窗户仍然是封死了的,有可能现在只有我们所在的这个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

“这么说来,的对手就是要让我们从这里跳下去,他们在下面正好将我们逮个正着?”许科长有些惊恐的说道。

肖德阳点了点头。

这时,又听许科长说道:“肖先生,要不我们反其道行之,不从这个窗户下去,我们从走廊楼梯正大光明的走下去,我倒要想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敢给我们下这个套!难道他们真的当军统局是吃素的吗?”

许科长说出这番话来,倒有些军统局的威严。

林寒见许科长说话的样子,暗自摇了摇头,心说:现在说这样的狠话有屁用,他们现在已经落在人家的手里,很可能已经是一条砧板上待宰的鱼了。

许科长见从肖德阳的脸上看不出来他的打算,随机又问道:“肖先生,你看怎么办才好?”

肖德阳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许科长,就按你所说的干吧!”

许科长见肖德阳同意了自己的想法,心中一喜,一时间竟然胆大起来,他豪气的扬了扬手中的枪,说道:“好,今天我们就下去看看,究竟是谁在捣鬼?”

肖德阳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然后他们搬开了抵住房门的家具,拉开了门,走到了走廊上。

许科长拎着手枪,沿着走廊走到楼梯处,往下仔细打量了一下,依然没有看到下面有人。他回头看了一眼肖德阳,问道:“肖先生……”

少女回忆民国风姿

高德阳对他做了一个近身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楼梯下面。

徐科长立刻明白了过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站立的位置,举着手枪对准了楼梯口的下面。

这时,肖德阳也不再犹豫,只见他突然一纵身就从二楼直接跳了下去。这时,许科长立刻沿着楼梯冲了下来。

他们站在大堂上,环顾四周,依然不见一个人影,他们还能看到酒楼的大门已经紧紧的关闭着。许科长立刻向大门跑了过去,当他想打开门闩的时候,才发现酒楼的大门竟然已经被钉死了。

连忙回头对肖德阳喊道:“朱先生大门已经被他们钉死了!”

肖德阳听到这话,毫不迟疑的指了指后厨的方向,然后快步向后厨冲了过去。

大堂和后厨之间隔着一道厚厚的布帘子,肖德阳举着手枪,一把捞开了布帘子,嘴里大声喊道:“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我们是军统局的!”

许科长已跟着他的身后冲进了后厨,不过和刚才他们所见到的一样,里面也是空荡荡的,除了灶台上已经烧开的水壶发出噗噗的声音,里面没有一个人。

肖德阳回头对许科长做了一个继续前进的手势,他们很快就穿过后厨,进入了后面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面堆着一些粮食袋子,还有几个巨大的酒坛子,看样子这里是一个贮藏室。就是突然听到许科长大声叫道了起来:“这是小张和小李穿的衣服,怎么会丢在这里呢?”

肖德阳看到许科长手里拎着两件黑色的中山装,他立刻明白了过来。

他对许科长说道:“不好,看样子他们两个已经被对方解决了。他们不仅唱的是‘空城计’,而且还玩的是‘瓮中捉鳖’的老把戏。”

肖德阳看到许科长一脸疑惑的表情,有些无奈的说道:“他们应该是**地下组织的锄奸队,今天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

许科长有些惊慌的看着肖德阳,还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呢?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今天的行踪,是谁透露给他们的呢?难道我们处还隐藏着他们的内鬼!”

许科长嘴里一边分析着,随即又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处里真的有他们的内鬼,那么前两次抓捕那两个**地下组织的高级干部就不可能成功。”

肖德阳知道徐科长此时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也不相信在军统局“党政情报处”里隐藏着**的潜伏人员。

虽然说**地下组织一贯采取的是单线联络,肖德阳的身份和地位特殊,所以他的上线直接是领导这个**地下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他从这个负责人曾经引以为傲的秘密表彰会议上,或多或少的知道自己组织的人员责任范围。他知道自己的同事是没有可能进入军统局这样的单位的。

而且他相信,就算在军统局有**的秘密潜伏人员,也不是他的上级这个层次的地下组织负责人能够掌握的。这样的人的上线,一定是由更高级别的**干部来负责领导的。

肖德阳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如果不能很快从这里脱身,那么今天自己就有可能在劫难逃了。这时他看到通往后面还有另外一道门,而且那道门并没有关闭。

他心中有些无奈的默默叹道:这道门不知是生门还是死门?或许跨过这道门,就会决定今天的生死。

许科长也看到了肖德阳的犹豫,他连忙说道:“肖先生,事不宜迟,我们只有从这里冲出去了!”

他看到肖德阳对他点了点头,又豪气的说道:“肖先生,我先在前面探路,你在后面掩护我,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想方设法逃出去,他妈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此刻,肖德阳突然对许科长生出了几分好感来,原来这个看似长期坐办公室的科长也有如此豪气的一面,他连忙说道:“许科长,你我今日身陷此地,生死难料,自当携手共进退,绝不个人逃命。”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从那道门冲了过去。

眼前看到的是一条狭窄的过道,由于没有点灯,显得有些昏暗。过道两边还有几个房间,他们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看样子像是伙计住宿的地方。

然后他们没有停留,继续向前冲去,就来到了刚才他们在楼上雅间的窗户看到的那个后院。

当他们站在后院当中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后院的门外冲进了一群人,立刻就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看来这些人早已等待多时了。

其中还有一个人大声说道:“肖德阳,你还认识我吗?”

xiazaitxt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