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芯兰的预感大半是对的。

自己的师兄刘恩泽,和那个天下第一可爱的女孩的爸爸关俊彦确实在一起。

不过不是因为刘恩泽看穿了真相。

恰恰相反,这个一败再败,一败涂地的少年已经被嫉妒冲昏头脑,被愤怒啃食心灵,堕入丛生迷障。

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那句话。

只要没有他就好了

只要没有他就好了。

只要没有他就好了

刘恩泽根本不知道关俊彦的存在,也不是冲着他去的。

他只是想给关浩二一个教训,让他错过t4评估,以此对他实行报复,满足心中黑暗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想杀人,很想。

可他没有杀死关浩二的能力,只得退而求其次,以水法拖延。

健身美女娇俏袅袅婷婷活力四射图片

必须要说明,刘恩泽的行为有冲动的成分在,但也不是完的意气用事。

他有仔细分析过,关家的背景不值一提,有价值的是关俊彦和关浩二兄弟两人。

如今关俊彦被追放,又被t4除名,可以忽略不计。

关浩二是递补关俊彦的位置,如果不能抢到t4,他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一个不是t4的小家族家主值得神乐家这样的古老家族重视吗

在刘恩泽眼中,答案再明显不过。

不值得,至少不值得为一个人和韩国有数的“阴阳先生”一脉为敌。

没了神乐家的支持,区区一个关浩二,区区一个关家,刘恩泽根本不放在眼里。

敢来报复,就敢踩死你

至于日本方面会不会为一个所谓的少年天才小题大做,刘恩泽认为不会。

每个国家都不是铁板一块,更不是一家独大。

就算真有什么后果,自己背后的阴阳先生,背后的国家也不会坐视不管。

毕竟是关浩二“以阴阳打脸阴阳”在先。

我们和冲国的事,你不帮我们就算了,竟敢站到冲国那边一起对付我们,那就别怪我们事后报复。

所谓阴阳先生。

察风水,断地理,通晓天机。

法术只是我们的手段之一,我们的智慧才是真正的制胜法宝。

这是刘恩泽入门时,他的师父,南韩超凡界一代传奇送给他的话,他一直记在心中。

只是,记住了不代表能真正领会。

小聪明也不等于大智慧。

当他第一次被关浩二撩起妒忌心,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他盯梢了关浩二整整半天,故意选择他用过晚餐,独自前往决赛场的半路下手。

为此不惜动用了师门重宝“乾坤归位”。

高等级的结界型宝物,张开后能隔绝出一片空间,并更改空间中的天时地利,被刘恩泽当做翻盘的底牌。

可惜,在和关浩二对决的时候他基本程占据天时地利,没机会使用。

直到现在。

结界开

乾坤归位

在微不可查的动荡之中,世界被替换了。

这里已经是独立的空间,不会有外人打扰,更是我们“阴阳先生”的主场。

我们之间的恩怨,来好好清算一下吧

这一次,一定要

怀抱着漆黑的意志,刘恩泽现出身来。

“原来是刘先生,不知有何指教。”

遭遇突如其来的变故,关浩二虽惊不乱,礼数周到。

刘恩泽却没了继续伪装下去的兴致,厌恶地瞪视着这个不止一次恶心自己的敌人: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一直这样伪装不累吗”

“刘先生这是何意我伪装什么了”关浩二不解地问道,“倒是刘先生的样子,和之前有点不同。”

“是不同了,我变得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那都是因为你啊,关浩二”

因为没有外人,刘恩泽毫不掩饰自己的负面情绪。

“因为你,我被人看不起,因为你,师妹别蛊惑了,都是你。如果没有你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刘先生要如何”关浩二眯起眼睛。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你也没那么好杀。”刘恩泽姿态狂放,“我只是想在这里再和你打上一场,打得越长越好,这样你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会完蛋。没有神乐家的支持,没有国家代表的资源,你拿什么和我斗。”

“原来如此,是在打这样的主意啊。”关浩二微微点头,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而这正是刘恩泽最难受的地方。

他想看到关浩二痛苦,想看到她挣扎,想看他一败涂地,想看他跪地哀求,这样才能击碎那个完美的让人嫉妒的形象。

但关浩二没有,所以只有一种做法

“等我的拳头落在你脸上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淡定风生水起”

风水起阵。

正统风水术的起手式。

一经展开,会和上次对决时一样迅速抢占天时地利,而且速度更快。

然而,刘恩泽的风水还未展开,金光突然闪过,强硬破开酝酿的风水之力,直奔刘恩泽胸口而来。

如果刘恩泽不是“阴阳先生”,不是经常与命数打交道,对于危机异常敏感,恐怕会被道可怕的金光直接贯通。

即便如此,他仍是付出了轻伤的代价,左臂受损,鲜血汩汩涌出。

受伤的刘恩泽没叫痛,更没有处理自己的伤势,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表情从得意逐渐转为惊骇。

“你不是关浩二”

脸没错,身材也没错,但最关键的灵力不对。

而模仿前两者的难度,远比后者要低得多。

这一发现,让他的身体和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可以把我当成关浩二。”

手中金光灿然的少年笑着说道,与真正的关浩二极为神似。

“被骗了,这是一个陷阱”刘恩泽表情狰狞,却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暗暗掐动印记。

“关浩二”知道他是想解开结界,利用大庭广众和台面上下分隔的原则自我保护,不急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大小的东西。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猜这是什么”

刘恩泽动作一顿,目光聚焦“黑色硬币”,没有灵力之类的波动,不像是超凡之物,这种东西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

难道是虚张声势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硬币”其中一面的中心,那不足指甲盖大笑的透明物和之后的空洞。

“摄像头”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品。”“关浩二”打了个响指,“我今天一直带着这个东西,你猜你刚才的行为我拍到了多少”

“你你算计我。”刘恩泽面色再变,由苍白转为铁青。

“你不主动跳出来,我怎么算计你”“关浩二”依旧在笑,“是你自己的嫉妒作祟,不要随便推卸责任好不好。”

“你想怎么样”

刘恩泽知道自己已经完丧失了主动权。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自己所算计的一切都建立在关浩二没赶上t4选拔,成为弃子。

然而现在,关浩二不仅赶上了,这个伪装成关浩二的神秘人还掌握了至关重要的证据。

如果让证据曝光出去,自己的形象将会彻底完蛋,就算能平安回国,以后的日子也会非常难熬。

“不想怎么样啊,配合你继续把戏演下去,自己选择的路,总要走完,你说对吧。”

“关浩二”两手一摊,一脸云淡风轻,只可惜嘴角的讥诮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不是想打一场嘛,那就打呗。正好让我试试,阴阳先生有几斤几两。”

“”刘恩泽没有说话,眼神变幻,似乎是在权衡利弊。

“关浩二”见状呵了一声:“怎么,在考虑是用什么条件打动我,还是想该怎么从我手里把证据毁掉”

被戳破心思的刘恩泽咬牙低头:“我认栽了,请开条件吧。”

“条件我已经开过,不是在消遣你。”

“为什么”

刘恩泽不理解,明明可以借机捞取好处的,能布下这种局的不可能是傻子。

“关浩二”一振衣袖,朗声道:

“因为,我是阴阳家云中君。”

ps:解释一下,二百零三章最后一段是一个暗示,刘恩泽变成这样不仅是关俊彦的算计还有大佬们的推波助澜。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