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内心的压抑足够强烈,也或许是因为体内早已积攒了太多的能量。

许睿的死亡,让我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连续生长了两个小境界,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想想杨卓辉辛苦的苦修数十载,也才刚刚突破灵叶二品境。

要是他再见到我,估计得气吐血吧。

但我心里很清楚,体内的灵力并非凭空冒出来。

自己早就有突破灵叶二品的迹象,随着许睿的刺激下,体内隐藏的那股灵力,也终于是冒了出来。

这隐藏的灵力,就是当初天狼给的药水。

所有人喝了药水后都被改造了身体,或激发了潜质,唯有我什么事没有。

经过刘凯突然生长灵力的描述,我才推论出来,应该是化为灵力隐藏在体内了。

只是被我意外的提前逼发了出来。

背后的亡灵猎人还在,它们丝毫不会因为许睿的死而伤心难过,生前被天狼的游戏控制,死后再次被天狼的命令所控制。

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

刚刚发愣时,其实以龚明为首的这群,早就再次涌了上来。

而面对亡灵猎人的猛攻,刘凯站了出来。

他的武力值虽不顶尖,但至少是灵叶二品境,这不是玩笑话。

每次挥刀都带着丝丝灵力,或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刀刃在飞舞时,像是拖着青色的薄纱般。

只是对手的数量实在太多,尽管刘凯十分努力,也十分的有气势。

可终究是难敌无数把长刀的劈砍,身上早就伤痕累累,偏体鳞伤。

我转头时,刘凯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漓的伤口,鲜血往下滴落,在地上形成红色一滩。

他双脚分开站立,剧烈的颤抖着,这是体力消耗巨大的表现。

人群后的龚明,杀了许睿后,又奸诈的退了回去。

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泰然自若的看着其它亡灵猎人围攻刘凯。

胳膊再次挨了一刀后,刘凯忍不住的往后退了半步,颤抖的差点儿都没站稳。

他没回头,大声喊道:

“李晓!你特么是死了么!让老子一个人打!”

我早已转过身,并且已经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

这些亡灵猎人暂时停下对刘凯的攻击,但没有后退半步。

那龚明一副戏谑的表情,盯着我笑道:

“怎么?兄弟死了,很难过?”

他说完又抬起手,狠狠的指着我:

“我龚明告诉你,就算你成为亡灵猎人,也得给我夹住尾巴做鬼,否则我照样再杀你一次!”

刘凯听到龚明的话后,连忙转过头。

看到我平静的站在他身后,顿时骂道:

“你特么教育我一套一套的,自己趴那儿哭啥呢!”

他脸上都是刀尖划伤的血痕,前胸已经被血染的红彤彤一片。

因为体力下降的严重,导致回头时抬脑袋的力气都没有了,歪着脖子,看着又好笑又心疼。

我轻声对刘凯说了句:

“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好了!”

刘凯眨巴了下眼,突然问道:

“你……眉心的小灵叶怎么没了?”

十多名亡灵猎人,把我们围在楼顶的角落里,只给了我们两三米的活动空间。

只要有人带头,它们立马会群攻而来。

我自信满满的走到刘凯面前,抬手轻轻的在眉心一划,三片小灵叶瞬间出现。

这显露眉心品级的手段,似乎超过了灵叶一品境后,就自觉会用了。

刘凯顿时惊讶又欣喜的张大嘴巴:

“卧槽!……”

围住我们的那些亡灵猎人,有人也一眼看清我的眉心,不觉的喊道:

“灵叶三品境!”

“这李晓是开挂了吧,刚刚和他交手时还是一品境呢。”

“这是假的吧……眉心那个灵叶能不能作假?”

站在人群后的龚明,也疑惑的皱着眉头:

“什么意思?”

面对周边的疑惑声,我没有解释,因为解释了也是浪费口舌。

因为,它们今晚,都得死!

我轻轻仰手,再次唤出了手里的戒刀。

重新出现的戒刀身上,红色铭文如注入了血液般,开始沿着它扭扭曲曲的图案笔画闪亮。

虽然不知道这些铭文有什么用,但我知道,一定是对戒刀,再次加强。

不仅如此,我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如浪涛般翻滚,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我唤出来使用般。

和之前一品境相比,如果那时候体内的灵力是一碗水,那么现在已经是一盆水了。

感受着戒刀的变化,我冷冷的抬头看向龚明:

“我要你,也体验体验,许睿的死法!”

龚明显然是感受到了我和之前的不同,但人多势众,再加上对自己的自信,依旧仰着下巴说道:

“就凭你?”

我拖着戒刀,猛然垫脚弹冲,充沛的灵力,让我赶走了刚刚的所有疲惫感。

面前离我最近的那名亡灵猎人,它还未来得及举起武器,就被戒刀直接劈断了身子。

我发现,戒刀在碰触到它的身体时,红色铭文像是急速呼吸般闪耀。

虽然只是轻松的一划而过,但却像是吸入了丝丝气息。

这极弱的一丝气息,沿着刀身传到我手心,再进入我体内消失,

至于最终气息在我体内的那个地方藏着,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还在战斗,所以我并没有急着关注这些。

只把所有精力,放在了眼前的亡灵猎人身上。

龚明奸诈阴险,见我瞬间秒杀了一人,估摸着觉得不太对劲,连忙冲它们大声吼道:

“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完成任务!”

亡灵猎人再次一拥而上,把我包围的严严实实。

我移动身体,先是躲避了一圈攻击。

随后心间刀法闪动,我毫不犹豫的驱动灵力于手心,猛的仰手一记断江气刃斩!

气刃斩脱刀而出,透明的月牙,比之前使用出来的更亮更长。

“噌!”

一道尖锐的划破空气声响起,面前两名亡灵猎人瞬间被劈成两截。

而我体内的灵力,还有使用两次气刃斩的空间。

这是证明我实力进步的最好体现,我永远不会忘记之前,一招过去就腿软无力的感觉。

现在,终于能大展身手了!

再次秒杀两名亡灵猎人,也让本来围着我的它们,终于是知道畏惧的往后退了两步。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