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虫化病人,每逢月圆之夜或者情绪失控,就有可能失去理智,被动变成巨虫,疯狂攻击周围的无辜人群。

万一发生这种恶件,周围那些受到你威胁的人,难道还能坐以待毙?

人家当然要反抗!

如此一来,双方的冲突就会激化,继而导致更多人受伤,更多人有可能因此感染“虫化病毒”。

特别是在校园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传染病毒一旦爆发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恶果!

就乔安个人而言,有信心控制自己的行为,保证不会主动将病毒传染给身边的同学和教师。

问题是,这事儿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吗?

万一他被病毒影响了心智,失去自控能力,他的承诺还能相信吗?

难道周围的学生和教师,还有大学校方,能够仅凭他的空口承诺,放着这么一颗“定时炸弹”不闻不问?

如果校方真的那样做了,就连乔安自己,也不得不质疑校方没有尽到保护学生和教师的责任。

设身处地替别人想想,自己这样的病毒携带者,隐瞒自己的病情,继续留在校园里,难道就一点都不惭愧?

乔安越想越觉得内心有愧,自己的做法,实在是太自私了。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乔安,首先,你有义务向周围的人公布自己的病情。”

“如果你拒绝这样做,就只能暂时离开校园,去一个不会威胁到别人的地方静心疗养,直到病愈再返校。”

“如果你选择公布病情,那么很遗憾,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安考虑,校方乃至市政当局绝不会允许你像现在这样,自由出入人群密集的校园,必将以严控疫情为理由,把你隔离起来,强迫你接受治疗!”

“真要是到了那时候,你的身体就不由你自己做主了,哪怕你不想接受治疗,也没有开口拒绝的余地。”

“我话放在这里,何去何从,你好好思量一下。”

莫里亚蒂教授拿起烟斗,转身走向阳台,打开窗户喷云吐雾,把乔安一个人留在客厅。

乔安呆坐了两分钟,挠了挠头,起身走上阳台,满脸羞窘地说:“导师,很抱歉,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莫里亚蒂教授转过身来,微笑着呼出一缕淡紫色烟雾。

“现在,你不打算拒绝陪我同去温泉疗养地了吧?”

“这个……旅费,大概需要多少钱?”乔安吞吞吐吐,不好意思抬头。

莫里亚蒂教授哈哈一笑,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

“军方刚刚派人来验收过我的研究进度,表示很满意,额外提供了一笔经费,供我自由支配。”

“我打算用这笔钱去疗养,一个人怪无聊的,你陪我去,一切费用当然也由我负责。”

“这不太好……还是我自己出钱吧。”乔安坚持道。

莫里亚蒂教授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接着又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学生脾气有多古怪,如果今天不把话说明白,乔安绝不会接受他的安排。

“好吧,我实话实说,这次去温泉镇,除了工作和度假,还顺带去参加一场订婚仪式。”

“您的朋友要结婚?”

“准确的说,是我的前女友。”

莫里亚蒂教授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

乔安若有所悟地“噢”了一声,试探着问:“是约瑟芬夫人?”

莫里亚蒂教授尴尬地点了下头。

“上次我跟你提到过的,约瑟芬这段时间勾搭上一位阔佬,也就是跟她订立婚约的男人,温泉镇最大的度假酒店“欢乐宫”的老板,大卫·考夫曼。”

“我听说过这个人。”

乔安回忆《米德嘉德论坛报》上刊载的配图新闻。

“大卫·考夫曼先生,米德嘉德城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货真价实的百万富翁,据说前不久刚刚过完五十五岁生日,只是为了办一场生日派对,就花了上万金杜加。”

“是啊,就是那个挥金如土的阔佬。”

莫里亚蒂教授酸溜溜地哼了一声。

“金钱的魔力,近乎万能,很少有女人能够抵挡得住这种魔力,更别说约瑟芬那种热衷享乐、爱慕虚荣的拜金女郎。”

“百万富翁和我们的伯爵夫人,凑成一对还真是般配呢!”

“可是,考夫曼先生已经五十多岁了呀!”乔安忍不住质疑,“约瑟芬夫人还那么年轻漂亮,怎么可以嫁给一个老头子呢?这一点都不般配!”

莫里亚蒂教授没好气地横了学生一眼,鄙视他的幼稚想法。

“乔安,女人的魅力往往与年龄密切相关,男人则不一定。”

“五十五岁的寒酸农夫,无疑只是一个糟老头,配不上俏佳人。”

“但是五十五岁的百万富翁,我的孩子,那就不一样了,金钱足以弥补年龄的缺憾,使我们的考夫曼先生成为女人眼中最富有魅力的钻石单身汉!”

“好吧,或许如您所说,我太天真了。”乔安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场合,您作为约瑟芬夫人的前男友出席,不觉得尴尬吗?”

“尴尬?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但是人家已经邀请我了,不去岂不是更尴尬?”

莫里亚蒂教授苦笑着告诉乔安,就在前天上午,他收到约瑟芬发来的魔法短信,得知前女友即将订婚的“喜讯”。

“约瑟芬亲自邀请我去温泉镇参加她的订婚仪式,如果我这个前男友不去,岂不是显得很小气,甚至会让约瑟芬和她的未婚夫,误认为我对约瑟芬余情未了。”

莫里亚蒂教授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接着对乔安说:

“后来我想了想,去是一定要去的,但是我一个人去怪没意思的,所以打算拉着你作伴。”

“导师,这种场合,您应该带一位女伴出席才得体。”

乔安好心提醒,结果惹来一个白眼。

“你的意思是,让我带朵儿去?”

“想想朵儿的长相,你是存心给新娘添堵吗!”

乔安无言以对,只好答应同行,也算是帮导师壮壮胆,撑场面。

当然,后半句话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可不敢当着导师的面说出口。

毕竟,教授先生也是要面子的呀!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