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就依亿儿的意思办。”顾梓墨淡淡地说。

他的眼底,只有林亿儿。

众人都不太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林亿儿就这样改变了风总的决定吗?

关键是林亿儿根本就没有说要怎么做,风总就说了按她的意思去办,这是怎样的信任与宠溺?

大家不得不对林亿儿另眼相看,这种地位,天地间应该只有这一人吧?

“我们走。”

顾梓墨说着朝林亿儿伸出手来,林亿儿笑了笑,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点了点头。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众人行的“注目礼”才收了回来。

顿时,会议室里炸开了锅,谁也没有急着离去。

“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这是来会议室的独一位,估计也是来我们公司的独一位吧!”

“dy,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海边清丽脱俗的短发美女写真

“我不清楚,今天我都没有看到风总带林小姐过来,他们一起出来时我还被吓了一跳。”

“这会不会是要成为我们老板娘的节奏?”

“看他们这样子应该在一起很长时间了,那默契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出来的。”

“别管那么多了,这是老板的私事,只要老板娘也能为我们考虑,我不介意老板娘是谁。”

“对,只要不影响我们的利益,老板娘能够给我带来好的收益,比如说今天这事我就很赞同林亿儿的做法,我就不反对林亿儿成为我们的老板娘。”

坐在一边的风煜翎一直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听着大家说的话,脸上表情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经理,您是风总的哥哥,应该清楚林亿儿与风总的关系吧?”

风煜翎摇了摇头,优雅而不失尴尬地笑了笑,说:“这是我哥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如果真的好事将近,我相信大家也会很快得到官方消息。在官方消息没有出来之前,大家还是不要妄自猜测了。”

“听说风总之前和墨家小姐走得很近,这事是不是真的?”

风煜翎依旧保持着优雅而不失尴尬的笑容,淡淡地说道:“不管是和谁在一起,这都属于我弟弟的私事,我一个外人是无权过问的,大家如果想要知道更多,耐心等待就是了。”

“风经理您怎么会是外人,您是风总的二哥。”

风煜翎岔开了话题,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各位也尽快离开吧? 免得惹来风总的不悦。”

众人面面相觑,觉得风煜翎的这几句话信息量太大了,但这是风家的家务事? 就算众人再疑惑却也不便当众交谈? 只好将这些疑惑吞回肚子里? 准备私下里聊聊。

“大家散了吧。”dy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众人也都各自散去,不再议论什么。

……….

dy离开会议室,路过卫生间时突然被一只伸出来的胳膊给拉进了厕所,她的惊呼声还没有叫出来便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嘴巴。

“是我,别说话。”

温热的气息传入颈脖间? 而耳边传来的也是熟悉的声音? dy俏脸一红,顿时安静下来,小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对方压低声音说道:“今天的事你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不清楚。”dy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帮我盯紧点? 有事情随时向我汇报。”

dy点了点头,眼底对这位男子满是迷恋。

“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这周周末,我会找时间和你见面的。”

“老地方吗?”

“嗯。”

“那我等你。”

“等这事结束了? 我一定会娶你的,安心等我。”

说完,男子在dy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

dy痴痴地盯着路的尽头,右手不自觉地抚上被他亲过的地方,满脸的娇羞。

因为爱他,所以她甘愿为他付出所有,也甘愿为他……

dy的右手从脸上收了回来,抚上了还没有隆起的肚子。

这里,有他的孩子……

她还没有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她觉得,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不能草率地告诉对方,应该挑一个最合适的时间来告诉他。

谁知这一等便是一个月,已经两个月了,他还不知道她怀孕了。

想着马上要成为一位母亲,想着他承诺她的等这事结束便要娶她,她便幸福感满满。

能够与心爱的人一起,还能有孩子,这是何其地幸运?

“dy——”

呼叫声由远及近,声音不大,在这层比较空旷的楼层却显得格对的大。

dy连忙整理好衣服,并努力压下满满的幸福感,再用冷水洗了把脸,让一直红得发烫的脸颊恢复正常。

做好这一切,她装作着急的样子从卫生间跑了出来,应了一声。

找到了人,找人者也就不再叫了,与dy一起回了办公室。

等两人离开后,林亿儿才从卫生间出来,看着远去的dy若的所思。

与顾梓墨从会议室出来后她肚子有些痛,便独自来了卫生间。

因为呆的时间久了点,腿有些发麻,所以她便在厕所隔间里没有出来,想等腿上的麻木过去了再说。

正准备出去,她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听声音,他应该是在讲电话。

讲话的内容有些无关紧要,林亿儿也没想要偷听,便准备出去。

可是她毕竟与对方认识,觉得不打个招呼有些尴尬,正犹豫要不要打招呼,便亲耳听到了之前的那一幕。

dy是顾梓墨的秘书,平时负责的事情都是很重要的,没有想到dy会与人勾结。

如果dy做出对顾梓墨不利的事情,那将是可以至命的。

她犹豫着要怎么与顾梓墨将这事讲清楚,但又怕她误会了什么,而造成顾梓墨与那人的离心,一时间便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了。

想到最后,她觉得这事还是说了会比较好。

于是,她转过身来,往顾梓墨办公室而去。

刚走了两步,她突然想到如果她现在过去,肯定会引起dy的怀疑。

这个方向过去得,肯定是去了厕所,而dy肯定会怀疑她听到了之前他们两人的谈话。

如果dy真与那人有什么勾结,她就危险了。

xiazaitxt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