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不说神符门的画风与众小伙伴心中所想的仙人有多大差距,时间不等人,不论如何他们现在就要准备正式修行了。

故而天还没亮,所有人就早早起床等着,连最容易赖床的吴大壮都不例外。大家用小院里保存的白米煮了些粥,配上咸菜解决掉早餐。

林天赐站在小院门外,怀着些许紧张和期待等待正式修行的开始,几人中就他和吴大壮有做饭的经验,煮粥他来,其他人正在收拾碗筷。

昨晚林小哥儿畅想了许久,所谓修行到底是什么样的。

会不会像里那样让他们背特别长的心法口诀?亦或是教他们入门的拳脚功夫?

比起其他都是凡人的小伙伴,阮家姐妹多少知道一些修行的事情,不过她们的经历并没有多少参考性,因为各门各派的修行方法大多不同,即使是入门也是如此。

所以到底如何,只能靠猜。

以及等待了。

神符门中似乎有调节温度的设置,即使是太阳未出的清晨,也并不觉得寒冷。

林小哥站在门外左顾右盼,希望早点看到卢谦的身影,不过他们太过兴奋,一个个都起的太早,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点。

昨天拜师仪式之前,向众人嘱托过拜师仪式以及门中诸多事宜的也是卢谦。

说到卢谦,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神符门弟子,而是内门大师兄。

白嫩露脸清纯甜美萝莉湖边芦苇写真

从地位上来讲,除了掌门长老以及真传弟子外,就属内门大师兄的地位高。

虽然神符门人基本很少在意这个就是了。

外表看上去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实际上他已经两百多岁,说不定都快三百岁了,修为自然也是极为拔尖,不仅几人的修行入门由他负责,就连外门弟子的修行也是他在旁指导。

或许有人会疑问,神符门以立派千年,为何内门大师兄只有二百多岁?

事实上神符门一开始并未收徒,造化仙人创建神符门只是为了有个落脚的地方方便他教导最小的白虹仙子跟凌云子,后来见两人走上正轨,便起了开门收徒之心。

这是距今五六百年前的事情了,卢谦只是第二任的内门大师兄,前任和诸多弟子已经出师下山游历。

神符门能位列十大,造化仙人之功甚巨,不然一个收徒不到500年,创立不到千年的门派,绝对不能凭一百多人的规模就位列十大,哪怕是末尾也绝对没戏,能混上中等门派就已经算烧高香了。

脑子里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林小哥儿看了看天色,此时太阳从云端亮起,迎着一抹晨光,他远远的看到两个人影从山峰相连的石桥走来。

一开始以为是卢谦和其他的师兄师姐,等来人到了附近,定睛一看,才发现来的人是两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儿,正是在之前拜师仪式上见过,站在灵符宗长老后面的那两人。

此时他们依旧是一黑一白,当看到林天赐站在小院门前,拱手道:

“疏于问候,我等还未和林师兄正式打过招呼。”

“敢问二位是……?”

一身黑衣的男孩露出开朗的笑容:

“在下灵符宗内门弟子齐嘉瑞。”

随后指了指身后的白衣女孩道:

“这是我妹妹齐涵韵。”

齐涵韵不像齐嘉瑞一样开朗,总是板着一张脸似的面无表情,闻言朝林天赐行了一礼,随即道:

“见过林师兄,不过我是姐姐,他才是弟弟。”

齐嘉瑞一听,当即反驳道:

“胡说!你明明就比我早一点出生而已。”

“早一点也是早,我就是姐姐。”

齐嘉瑞一个失意体前屈,使劲砸着地面,碎碎念道:

“明明就早我一点儿,明明是龙凤胎……”

林天赐看着这姐弟二人(齐嘉瑞:是兄妹!),突然好像明白神符门都是逗逼这点似乎并不是特例,八成是修真界的普遍情况……

跟齐家姐弟也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早在入门测试的最后环节上他们就见过,只是那时候了林小哥儿已经毒发,根本没什么印象。

不过其他的小伙伴倒是都认识他们,互相打招呼寒暄了一会儿之后,才明白他们为何来此。

灵符宗的长老带着两个满意的弟子跑来神符门,一是显摆自己收到了良才美玉,二是跑来切磋。

且不说切磋的项目是什么,至少他们还会在神符门待上一阵,但新弟子的修行不能落下。

神符门的入门修行方式与灵符宗如出一辙,实际上就是照搬的人家灵符宗,所以这部分让卢谦带领完没有问题。

“让诸位师弟师妹久等了。”

等众人熟络之后,卢谦才迎着阳光赶来,算得上姗姗来迟。

不过卢谦作为大师兄每天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稍微晚一点也绝对没人会说什么。

比起这个,大家更好奇所谓修行到底是怎么做的。

“事不宜迟,那就开始吧。”

卢谦说着随手隔空一划,那动作和凌云子之前如出一辙,像是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东西一样。

这让林小哥儿实在是羡慕不已,明明随身空间应该是系统流主角的标配,怎么到他这儿就碰上这么个坑爹的系统呢?

卢谦拿出的东西并不稀奇,应该说朴素过头了。

一共七个铁箍木桶,整齐的摆在众人眼前。

“你们的第一步就是去打水,每个厢房里都有一个大型浴桶,将水装满,灶下生火,用来熬煮药浴。”

众人纷纷对视一眼,这算哪门子修行?

林天赐他们住的小院别看小,但却功能齐。

除了居住的厢房外,厕所厨房等配置也都有,更有一个似乎与地下水脉相连的水池,不论如何取水,水池中的水总是那么多。

之前林天赐泡药浴的时候就用是那水池里的水,距离众人所住的厢房也就几步路。

“当然取水不是让你们用小院里的水。”

卢谦指了指身后,那里有一座在阳光中熠熠生辉的小峰:

“拎着水桶到清潭峰取水,等你们把水盛满浴桶,我再发放药浴所用的药材。”

林小哥儿看了一眼卢谦所指的清潭峰,这距离可不近,目测在三公里以上……

这神符门的修行方式……怎么跟少林寺似的?

林天赐上辈子就是个普通人,虽然没机会习武,但也看过电影和纪录片。

拎着水桶在山间行走这似乎是少林寺弟子的展现的习武操作,鬼知道为啥神符门也是这个德行。

不过即使心里再怎么吐槽,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众人拎起水桶,一路朝清潭峰走去,卢谦就跟在他们身后。

之前说过,神符门的山峰之间以青石板凌空飞渡的方式相连接,故而众人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这么一想多少有些肝颤,万一掉下去咋办?

林天赐对此早就有所疑问,路上他顺便问了问卢谦这个问题,后者回答道。

“掉下去?那就摔死啦。”

“……”

这么危险的吗?

众人皆是脸色一白,卢谦见状哈哈大笑:

“开个玩笑,莫要介意。”

然而大家很显然都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卢谦只能尴尬的自己笑两声。

这个大师兄虽然平时正经,但作为神符门人怎么可能正经,喜欢开尴尬的玩笑这点就已经说明了。

“掉下去也没事,神符山上共有一千零七十二洞天福地,分布在神符山周边,这些洞府中大多都住着守山灵兽,一般来说那些灵兽很少出现在弟子面前,不过如果你们不小心掉下去,他们会主动帮忙的。”

说起守山灵兽,之前在入门测试的时候见过的超大号白色老虎应该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林小哥儿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为啥一只大白老虎非要叫飞熊。

其实掉下去也不容易,两侧皆有雕工精美的护栏,正常走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事的。

当然,一路上他们也不是光纠结会不会掉下去,掉下去该咋办的问题,路程不短,就这么沉默的走着也太过无聊。

除了卢谦之外,大家都是年龄相近的孩子,孩童心性如此,很快就聊着聊着便熟络起来,一路上不像是修行,更像是小学春游。

齐涵韵和齐嘉瑞两人来自一个官宦世家,是家里最小的,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姐姐,当听说灵符宗收徒的时候,这两人就被家人送去打算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被选中。

其中齐嘉瑞性格开朗,而齐涵韵虽然少有表情,又惜字如金的样子,但年纪在那摆着,也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

两人的共同点都是非常纠结谁是哥哥谁是姐姐这个问题,虽然一说起来齐嘉瑞很容易被怼的失意体前屈加捶地就是了。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灵符宗。

林小哥儿好奇的问:

“灵符宗在什么地方?”

齐涵韵回答道:

“在神符门的南方,非常远。”

齐嘉瑞打断道:

“我们坐着长老的法宝来的,那法宝展开以后就像一艘海船那么大,飞的也特别快,比御剑飞行还快。”

他使劲比划着大小,但林小哥儿根本没有什么御剑飞行的实感,很难想象到底有多快。

既然是仙侠的画风,怎么说也应该有螺旋桨客机的速度吧?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