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端一边说一边对着我冷笑,想从我身上找出什么破绽来。

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任何唬张伯端的意思,我根本没什么破绽被他看。

所以在他说完后,我就笑了笑道:“天方夜谭也好,荒谬至极也罢,反正你是没机会出去探知这件事儿的真假了,因为我就要在这里把你给了解了。”

说罢,我手中的青仙鬼剑微微一抖,摘云手和九招龙剑同时用上,我的身体飞快向张伯端靠近,在距离他还有十多米位置的时候,我先打出一次仙气一击,然后青仙鬼剑猛刺,一招“青衣”直攻张伯端的胸口。

张伯端手中的太乙刀猛然一挥,一道月牙形的光亮就撞到我的仙气一击上。

“轰!”

这次余威没有完全向我袭来,而是炸了一个五五开,看来张伯端的太乙刀的神通,也不是所有神通都能完全打回来的。

只要第一次的威力强过我的凰火和龙息,它的神通就没有办法滚起雪球来了。

想到这里,我也终于知道如何应对太乙刀了。

此时我的青衣剑招已也是打了过去,张伯端依旧挥着太乙刀来挡。

“当!”

随着一声兵器的碰撞声传开,我感觉手腕,胳膊,甚至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爱做梦的蓝粉少女郎

“嗡!”

我的身体一下倒飞了回去,张伯端原地不动,手中的太刀转了几个圈,像在杂耍给我看。

接着张伯端嘴角微微扬起道:“你刚才的那一番话说的很有气势,不过我很想知道你的本事有没有你的气势强,西南分局的老祖,哼,用你的实力证明给我看吧。”

几招过后,我知道张伯端已经信了几分了。

我原地站稳后,心想,若是我用了神临,那还不是一招就把这老东西给收拾了。

只是张伯端虽然是天道漏洞,可他并不坏,他在变成阳神之体的一瞬间就被玉琼洞给囚禁了,多年前陈楠带着太乙刀进来想要封印他,只是被他打伤了,他并没有直接杀了陈楠,就算他有罪过,其实也没多大。

再者,他毕竟是鼎鼎大名的“紫阳山人”,南宗五祖第一祖,若是我真的灭了他的魂魄,那可就真是造了大孽了。

所以我现在必须想一个技能打败他,又不会伤到他魂魄的办法。

我想这些的时候,张伯端挥着手中太乙刀对着我猛砍了过来,我这边也不敢迟疑,摘云手配合九招龙剑连忙应对了起来。

我本人虽然依靠太极图,灵力的储备已经很充足了,可比起阿锦上我身,竹谣链接我的身体的时候,还是差了很多,我必须要尽可能的节省自己的灵力。

所以在和张伯端对招儿的时候,我尽量不用青衣,所以一时间,我就被张伯端打的左右跄踉,好几次还被他斩的倒飞出去数十米。

好在我身体的承受能力很强,一番激斗下来,我虽然一直处于下风,可并没有受什么伤,反而还保存了大量的体力。

“当当当……”

我和张伯端出招都很快,虽然我一直被打的跄踉不止,可却被没有被张伯端砍中一刀。

短短几分钟,我们就过了数百招。

“当!”

又是一阵巨大的碰撞声传开,张伯端猛然一用力,我的身体就被弹飞了数十米,张伯端依旧停留在空中一动不动。

大概是觉得近距离搏斗有些麻烦,张伯端将我打开,准备用远离的神通和我分胜负了。

而我这边落地后,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那木屋的门口,我往屋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条案上的那本《太乙刀诀》,我想了一下,直接“嗖”的一声钻进木屋里,一把抓住《太乙刀诀》,将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不但如此,在我飞身从木屋出来的时候,还把蒲团旁边的木鱼给捡了起来。

我在进木屋的时候,张伯端愣了一下,见我只是拿了《太乙刀诀》和木鱼出来,他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我出来后看到张伯端那副表情,忽然意识到这木屋里可能还有什么玄机,所以我想也不想,又想着蹿回屋里。

可惜这个时候张伯端已经不给我这个机会了,手中的太乙刀直接一挥,一道月牙形的月光直接对着我身前斩下去,正好拦住我进木屋的路。

我的身体连忙后退,同时挥着青仙鬼剑去挡那光亮打在地上散发到周围的余威。

“嗡嗡!”

我的青仙鬼剑抖动了一下,我深吸一口气,稳定住身形,然后抬剑指向张伯端道:“那木屋里有你觉得很重要的东西?”

张伯端笑道:“那木屋对我来说本身就很重要,我在这里待了八百多年,早就把那木屋当成我的道观,我的家了,你若是毁了它,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

我看的出来,张伯端虽然在笑,可他并未说谎。

那已经被他坐的凹陷下去的蒲团足以证明张伯端的确是经常在木屋里打坐修行。

我晃了晃手中的木鱼又道:“这个是和你比神游输掉的那个老僧的东西吗?”

张伯端说:“是,我们两个禅理相近,又同在天台山修行,是很好的朋友,只可惜他走的比我还早,那个是他圆寂之前送给我的。”

我问张伯端:“这东西对你来说不重要吗?你不怕我毁掉它吗?”

张伯端笑了笑说:“你若是要毁掉一个木鱼,我肯定阻拦不了你,不过我会杀了你。”

说罢,张伯端直接挥着太乙刀对着我猛砍过来,我看的出来,他是想要把我赶的远离那木屋。

想到这里,我自然不肯轻易后退,直接将青仙鬼剑斩出,同时一招青衣迎上。

“当!”

青仙鬼剑和太乙刀相撞,我们周围的空气再次“嗡嗡”作响,小木屋的多处木板也是跟着颤抖起来。

“哒哒哒……”

木板之间相互撞击的声音,让张伯端一下变得十分紧张,看来这木屋的确对他很重要。

不过他在乎的应该不只是那木屋那么简单,其中肯定还有什么其他的玄机。

我用心境之力和慧眼去观察那木屋,一时间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不过我并没有放弃。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伯端又是打来一刀,这一刀来势太猛,威力太大,我没有去挡,而是远远地躲开。

“轰!”

地面上瞬间被一刀月牙的光亮给斩出一道裂痕来,我的身体也是被一股余威推的跄踉一下。

不过我并没有直接去接触余威,一个跄踉后,我一个漂亮的翻身,就在不远处站稳了,手中青仙鬼剑往侧面一滑,做了一个漂亮的亮招儿。

我看着木屋道:“木屋果然还有东西,可木屋就那么大的地方,我心境之力一下就全部窥探清楚了,会是什么呢,又藏在什么地方呢?”

听到我的话,张伯端笑了笑道:“你小子本事一般,可是却比我那个师门的后人陈楠难缠很多,你既然想知道木屋里面是什么,那就先打败我再说吧。”

这个时候我继续用心境之力查探,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些端倪,三清神相背后的那一层墓墙,不是单层的木板,而是隔断,里面是空的,藏着某样东西。

只不过张伯端用三清像做掩护,我在查探的时候,处于对三清的尊敬,很容易不自觉的避开三清像,所以几次查探我都忽略了神像后面的事儿。

此时我又想起给龙万山卜算的那一卦,卦辞的后半句“有孚颙若”,它其实在提醒我,尊敬神,只要诚心就够了,不需要拘泥太多的小节,所以我就算对神像进行查探也无妨。

得到太乙刀,送走张伯端,甚至从这洞骸幻境中走出去的关键可能就在三清神像后面。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自己彻底找到了希望。

我把手中的青仙鬼剑微微一挥道:“张伯端,若不是我敬你,念你对道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早就一招灭了你了。”

张伯端“哼”了一声道:“口出狂言,就凭你,一招,哈哈!”

我笑了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信,不过我懒得和你解释,等我得到了那神像后面的东西,有机会出去了,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

想到这里,我挥着青仙鬼剑主动对着张伯端的阳神冲了过去。

ps:四更到,感谢亲们的支持,晚安哦!明天的更新也是四更,大概也是晚上10点左右更晚!后天会早点!大家晚安!同时感谢亲们的支持!!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