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之后,天启十四年(1632)第一次国务会议召开之前。

“见过三位相公。”

“咦?厂公怎么今天有闲暇来咱们内阁。”

“奉皇上口谕,来内阁通告一声。”

这话一出口,温体仁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迅速的躬身道:“请皇上旨意。”

“皇上说,内阁前日交到司礼监的‘对印作战计划’完全不合朕的意思,请三位相公责成国防部和枢密院重做!”

“皇上还说,朕意,本次对印作战,起码动员三十万陆军,五万海军陆战队,三大舰队出动两支。财政部应该在今年为以上军队做好至少三千万的预算,之后在五年内,每年做好不低于两千万的预算,并且做好战事久拖不决导致的追加投入甚至贷款。”

“嘶~”老魏把这话转述后,三位相爷再也忍不住了,便是一贯以身段柔软著称的温体仁,也无法接受:“厂公,本官要面圣。”

“皇上早料到温相有这么一说,皇上说,请温相在明日的国务会议上按照他的意思先做一个方案出来,然后带着这个方案去面圣。”

“厂公,这……”

“哎呀,三位相公,咱家也只是奉旨传话,你们有问题,咱家也回答不了啊。”

魏忠贤退走了,只留下三个脸色阴沉的相公面面相觑。

可爱少女户外写真清新甜美笑容迷人

第二天的国务会议上,当主持会议的老温把朱由栋的意思传达后,参会众臣一下子就闹开了锅。

把持财务的曹三喜当然是反应最强烈的,而即便是以亲王之尊领一部尚书的朱由?、朱由检,也明确的表示了不满。

国家这些年正是蒸蒸日上的好时候啊,这时候打什么仗?那印度隔得那么远,这真要打起来,路上的损耗不知道多少。人家又没招你惹你,又不在我大明卧榻之侧,有什么打的必要?

去年年末的时候,皇上说要打印度,众臣心里都是老大的不乐意,即便是掌枢密院的麻承诏,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也有意识的做了一个动员十万陆军的‘小’计划:在臣子们看来,出动十万大军,已经很给皇上面子了。

“诸位,诸位。”敲了敲法槌,安静了会场后,温体仁开口道:“各位同僚,那魏忠贤过来传话的时候,本官当时也觉得很恼火。但事后想了一个晚上,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看到下面的官员们把注意力转过来后,温体仁继续道:“自二十多年前今上开蒙,本官到皇上身边做事开始。这么多年来,皇上做事,从来不会单凭一时喜好。或许有些事情在当时看来,不被世人所了解。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又有哪一个不拜服于皇上的高瞻远瞩?”

“温相说的极是。”

“所以啊,皇上要举国之力攻打印度,这其中必有深意。我等做臣子的,虽然一时不理解,但身为臣子,总要按照皇上的旨意办事。本官的意思,我们还是先按照皇上的要求重做计划,但在计划中应当说明执行皇上要求的困难。把这些东西交上去后,由皇上进行圣断,这才是做臣子的态度。”

“……温相教训得是,下官等明白了。”

“好,那咱们今天首先的事情,是按照皇上的意思重做计划。那个,大司徒,打仗得先问钱,你那里的钱够么?”

曹三喜站了起来:“各位,你们都知道去年我大明开始实行官绅一体纳粮,这田赋自然是猛涨了。去年,财政部一共接到税务总局和银行交过来的资金是两亿九千万上下。这其中,一成半是官员俸禄和办公经费,两成是军费,一成是各种重大工程的建设费、已经建成的公共工程的维持费,一成是海外购粮转款,两成半花在了教育和医疗上。半成是金花银,半成科研经费,半成的储备粮食基金以及赈灾什么的……总之,去年朝廷是有结余的,不过只有区区的半成,也就是一千四百五十万左右。事实上,枢密院先前做的那个作战计划,就是按照每年额外支出一千万来做的。这要是每年新增三千万军费,那没的说,若是不在前面的支出上砍掉一部分,那每年都得有一千多万的赤字。”

“嗯,这钱看来是不够了,大司农,你那里呢?粮食可够?”

“回温相的话,去年,我大明本土的耕地面积达到了10.5亿亩,但受小冰河气候的影响,受灾耕地达到了2.9亿亩,这其中,完全绝收的土地就有1.32亿亩。经过农业部的测算,去年我大明本土实际粮食产量,按照水稻为1,小麦为0.9,黍米为0.7,豆类为0.7,土豆为0.6……这么折算下来,约莫是18.4亿石。按照我大明本土现有的1.8亿人口计算,人均拥有口粮是10石。

粗略一看,每人每年可以分到600公斤粮食,是怎么都够吃了。但事实上这个数字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些粮食在收获、脱壳、晒干、转运途中有损耗,部分粮食还要拿去酿酒,部分要留种。再加上朝廷虽然不直接征收粮食为田赋,但田赋事实上是存在的。另外还有粮商的利润……事实上,农业部去年花费了近三千万银元,向周边藩国购入了六千多万石粮食,才保证了全国粮价的平稳。

若是朝廷要动员数十万大军远征,没的说,要么财政部增加拨款,方便我们收购更多的粮食,要么,就启动战略储备粮,否则,粮价必然上涨。”

“嗯。”沉默的点点头,温体仁又转向枢密院:“枢相,三十万大军一动,国内就没有野战军了吧?”

“正是如此。”麻承诏起身:“各位,最近十年来,陆军只有三十万常备军,若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出动三十万大军远征,那国家有野战能力的陆军就要全部出动。可是,我大明的五十万武警部队目前还处于组建期,去年才刚刚建成十二万左右。这点力量,是无法保证国内稳定的。要知道,现在光是在新疆、蒙古、雪区、南洋四个地方,枢密院就放了六个师,九万人呐!先前枢密院和国防部做的十万远征军计划,是把除了近卫师以外,能够抽调的机动部队全部抽干了的!”

“所以,如果要发动三十万大军远征,陆军肯定是要在组建新的师是吧?”

“正是如此。”

“好,那劳烦枢密院和国防部测算一下,如果要新组建十个陆军师,这军费要上涨多少。”

“此事不难,本官现在就可以告诉温相。一个满员齐装的陆军师,官兵俸禄,训练消耗,食品服装等,一年的开销基本稳定在八十万元上下。十个陆军师,朝廷每年增加开支八百万。但,这只是和平时期的价格。真要打起仗来,军火的消耗,阵亡将士的抚恤,伤员的安置,那个就可能一百万甚至一百五十万都打不住了。”

“海军呢?俞帅?”

独臂的俞咨皋起身:“海军目前有三支舰队,一共有五艘五千吨级铁甲舰,十艘三千吨级铁甲舰,十艘铁甲运输舰,以及六十艘1200吨级风帆战舰。三支舰队,平日内维持日常训练,一年的开销总共是一千二百万元上下。但和陆军一样,真打起来,新造军舰,受损战舰的维护,将士的抚恤安置,这费用,直接翻翻都有可能……”

“诸位的意见,本官清楚了。那就按照皇上的意思,制定三十万远征军计划,但注意,要在这个计划中,把存在的困难,和对财政的负担写进去,写详细一点。”

“下官等领命。”

……

“哗~哗哗~”

乾清宫内,朱由栋翻看着内阁紧急赶出来的印度攻略作战计划,越看眉头越紧,后来干脆的把这份厚厚的方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温体仁这个王八蛋,这是在软顶朕啊!

可是摔完了东西,他还是长叹一声,把这份报告给捡了起来。

因为,他心里明白,朝臣们对自己软顶是对的:国家这时候真的没有准备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世间事,有多少是让你充分准备后才发生的?若是什么都要完全准备好才发动,那不管是人还是国家,这日子都没法过的。

所以,虽然现在的大明还差了那么几年的水磨功夫,但既然印度那边的威胁陡然增大,那就必须要以雷霆之势将其消灭!

“方正化。”

“奴婢在。”

“你去和王承恩好好盘点一下朕的内库,看看朕到底有多少家底。”

xiazaitxt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