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之被冬儿压着肩膀,俨然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不禁脸一阵黑。

拍着她的胳膊,“哥们,认错了人嘿,撒手!”

冬儿贴近了秦牧之的脸,“嗯?认错了?”

6南辛则哈哈大笑的直拍床,“看着人家长得帅就说是自己人,咱能矜持点儿不?”

“嘁,我这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看错?”冬儿不服,又凑近了些。

鼻子几乎要顶上了秦牧之的鼻尖,黑洞洞的大眼珠子快看对了眼。

女人清丽干净的气息填满了整个鼻腔,秦牧之一时竟愣住。

他是一个对味道极其敏感的人。

不管是人,还是事物,已经靠近,他就会敏锐的知道这个味道他是否喜欢。

然而,冬儿身上的气息,让他没有半点儿反感。

可是这人嘛……

秦牧之该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词语去评价,冬儿先开口了。

安静的女生最美丽的写真

“你看,我就说没认错吧,就是这个人渣!”

“咳咳——”一句话,呛的秦牧之差点背过气。

他真是天生跟这个女人不对盘!

古人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为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女人,就是也小心眼,爱记仇的动物。

最好的办法就是敬而远之。

冷着脸,抬手将冬儿的胳膊掐住绕了个弯,一把推了开。

冬儿趔趄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喂!你有病吧你!干嘛摔我?”

秦牧之没说话,将拿过来的醒酒药放在了桌上。

“温水服用,一次三片,四小时后再服用一次。”

冬儿一跃而起,将那盒药直接扔到了秦牧之的身上。

“还说不是人渣?看我们喝醉了,想趁人之危是吧?姑娘我喝多了也能打的过你,识相的最好拿着你的药快滚!”

秦牧之头大,“你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嘿,我还就不可理喻了怎么着?被我识破了你的奸计恼羞成怒啊?”

“你!”

秦牧之气的转身就走,不料身后冬儿一跃而起,跳上了秦牧之的后背。

“喂喂喂!萧冬儿你要干什么!”

冬儿像一只猴子似的,上臂紧勒着秦牧之的脖子不撒手。

秦牧之快被这女人勒的窒息了。

“你这个疯女人,快下来!快下来!”

“我不!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萧冬儿!再不下来,别怪我动手!”

“你动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的!”

两个人撕扯着,从门里打到门外。

6南辛看的津津有味,兴奋的抓着手机拍下了这精彩的一幕。

这时,钟诚在群里正圈她。

钟诚南辛,睡了吗?不对,应该问你醒了吗?

6南辛醒着呢。

钟诚在干什么?

6南辛看毛片!

钟诚……我对你的认识又有了一个新的高度。

6南辛不以为然的将刚刚拍下的经典视频了出来。

随后了一个噤声的表情。

6南辛内部信息,不可外传,切记。

钟诚汗了一下呃……这话说的……我刚拉机那里一个新朋友。

6南辛新朋友?快出来报三围。

钟诚人家是男的好吗?

6南辛男的怎么了?男的就没有三围了?

钟诚了一个“有墙不服就服你”的表情。

这时,屏幕上蹦出一个陌生的名字。

随风走过的路19o、19o、19o……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