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丫丫本是藏不住心思的人,她的敌意楚梅欣自然很快察觉到了。

一开始她还会因此克制自己,唯恐被人察觉出她的心思,但随着日子久了,她便渐渐想明白。

自从长寿界一别之后,她虽然人在剑郡,却时不时想起当初那个带着自己去与虫王拼命的男人。

“只有百分之一活下去的机会,你要和我一起去赌吗?”

那个男人当初说过的每一句话,他的每一个动作,包括从他身上透发出,除了自家爷爷外她不曾从其他男人身上感受到的霸气,都深深烙印在了她的心中。

于是,她很自然的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那个男人了。

那之后,她疯狂的搜集着有关于他的信息。

当知道他与刑道君决裂,她为他担忧不已;

当知道他杀了雷道君已然名震天下,她又为此兴奋而难以入眠;

而当爷爷告诉她百郡道君想围剿霸郡,她整个人更是慌了,苦苦哀求爷爷帮忙。

那男人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她的心,既然如此确定自己的情感,身为背剑走江湖的侠女,她又为何要扭扭捏捏?

于是,楚梅欣放开了,她不再担心自己的心思会被顾辰知道,也不在乎风丫丫那仿佛情敌般的举动,她只是随心所欲的,想要俘获那个男人的爱情。

阳光下的短发篮球女孩

只可惜,那男人犹如一块木头,虽然一路上两人接触的机会多了很多,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每一天都是精心打扮,从来不穿重样的衣服。

顾辰忘我的醉心于修炼之中,而飞船上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子却是暗中较劲不断。

两人的较劲甚至连无名和擎苍法王都感受到了,唯有顾辰浑然未觉。

这一天,飞船停靠在一颗美丽的生命星上短暂休憩,顾辰未曾出门,一如既往的参悟着自己的瓶颈。

近来随着他的刻苦用功,他察觉到自己的周围似乎出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像是一条条极细的绳子,但却看不到摸不着。

他不清楚这是否与斩道的瓶颈有关,内心困惑不已。

“顾大哥,梅欣近来修炼遇到了瓶颈,能请你指导一下我的修炼吗?”

楚梅欣来到了顾辰的房间,她的请求打断了顾辰的思绪。

“自然可以。”顾辰点了点头,他正好修炼得有些烦闷。

于是二人走下了船舱,顾辰才发现飞船停靠在了一片美丽的原野上,视野所及十分开阔,让人心旷神怡。

“你哪里修炼出了问题?”

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顾辰负手而立,随口询问楚梅欣。

“这……”

楚梅欣一时回答不出来,实际上她不过是见此地风景宜人,有心想让顾辰陪她,但实在找不到借口,才编出这么个理由。

顾辰一副要认真指导她修炼的样子,楚梅欣意识到要让这男人懂得风花雪月估计是不可能了,内心哀怨的叹了口气!

然而楚家的姑娘从来不会轻易放弃,既然不能让顾辰主动注意到她,那便投其所好。

楚梅欣手一翻,一把神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顾辰顿时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

此剑虽然剑刃藏在了剑鞘之内,但顾辰还是认出来了,这是当初在长寿界时,楚梅欣时刻不离身的那神剑剑胚。

这段时间顾辰一直没见到楚梅欣把剑匣背着,还以为这剑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这神剑剑胚当初封印了混沌秘地中的首灵,似乎发生了难言的奇妙变化,顾辰很好奇它现在的威力。

“当年神剑尚未大成,需要随时汲取天地之力,所以梅欣时刻把它背在身后。而如今,神剑已经大成。”

楚梅欣猜到顾辰在想什么,主动解释道。

当初提起这神剑剑胚,楚梅欣可是神神秘秘的,难得她现在主动提起,顾辰便问道。“这剑有何来头?”

楚梅欣笑了笑,侃侃而谈。

“此剑乃是我爷爷当年的一个手下败将所祭炼的兵器,原本是准备用作他的神话兵器的。”

“虽说是手下败将,但那人与我爷爷一般,在剑道之上天赋超绝,与我爷爷曾一时瑜亮,实力相当。”

“那人素有不败剑魔之称,可惜人生第一次败便败在了我爷爷手上,在失败之后他道心破碎,便自刎了,只留下了这一把未能大成的神剑。”

顾辰听闻不由得感慨,“剑道之争只论生死,想来当年那一战,两位剑君必是风华绝代。”

楚梅欣点了点头,有些爱不释手的摸着神剑剑鞘。

“后来我爷爷把这未能大成的神剑剑胚给了我,说是有朝一日我若能令此剑大成,那便是奠定了斩道之基。”

顾辰听明白了,“看来此剑大成的关键,就是那首灵?”

听顾辰提起首灵,楚梅欣笑容一时分外灿烂。

“不错,神剑剑胚本是以混沌海中极为罕见的材质所打造,材料本身已足够优秀,但神剑要大成光有形是不够的,还要有魂。而首灵,便是最优秀的剑魂。”

楚梅欣说着,将手中的神剑缓缓拔出了剑鞘!

铿锵!

这神剑一出鞘,顾辰就感觉到了一股连他都必须重视的森然剑气,这剑刃通体是冰蓝色的,与原先在长寿界所见相比,看上去棱角更加分明了。

原先围绕着剑刃来回流动的魂光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当初被封印的首灵,已经真真正正与这把剑融合为一。

“唯有剑有剑魂,才能与剑修完美的共鸣,剑意才能通达顺畅。”

楚梅欣看着自己的神剑,喃喃自语道。

这一刻的她身上又出现了那股如江湖儿女般的豪情,顾辰只觉得英气逼人。

神剑出鞘,那股锋锐自然而然吸引来了不少人,金乌道君和喻道君出现,见是顾辰在指点楚梅欣,朝他点了点头,人便消失不见。

无名和擎苍法王亦是如此,唯有书婆婆和风丫丫各自站在了一边观望。

“此剑既然已经大成,楚姑娘的困扰从何而来?”

顾辰询问道,猜测楚梅欣的瓶颈应该是与此剑有关了。

楚梅欣脸稍稍一红,这把剑果然引起了顾辰的兴趣,只不过顾辰也太执着了,依然只想着指点她修炼。

这男人,注孤生呀!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