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衣男子落地时,是单手撑地半跪,腹部的伤口不停在往出涌出血。

因为伤口裂开的大,短短时间内,就把地面染红一滩。

而我也因为使用断江气刃斩,导致体内灵力即将枯竭。

我抓紧时间洗着气,然后故作凶狠的举起了一张鬼火符,冲他厉声喊道:

“再敢动,我立马烧了你!”

谁知那白衬衣男子弯嘴一笑,丝毫不顾腹部边的涌血,竟咬牙又站了起来。

我咽了咽唾沫,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做的?

难怪能帮天狼办事,这等实力,确实让人佩服。

他一只手按住自己被气刃斩划开的伤口,扬起下巴看向我,总算是开口道:

“你,很不错。”

“但这招式,已经超出了你的灵力范围,你现在怕是已经没力气了吧?”

我心中一顿,没想到这么容易被他识破了。

清纯美少女户外逆光摄影唯美浪漫写真图片

不过,我可不只是没力气了。

使用完气刃斩后,我体内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身都在疯狂的吸纳补充新鲜的灵力,双脚轻飘飘的都快站不稳了。

他见我沉默,便喘了口气,继续说道:

“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看好了……”

说着,他不顾伤口,抬手往眉心一抹。

眉心瞬间出现了一朵金灿灿的小金花,不过小金花只有三个花瓣亮着。

这应该是杨卓辉告诉我的灵花境,看模样,他已经是灵花三品境。

除了猫仙儿那种灵莲境的大佬,还有那变态的不知品级的傀儡术传人熙儿,这也算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了。

展示完眉心灵力品级后,他又说道:

“出于任务,我暂时不能杀你。”

“但等你到达和我相同境界后,大可来找我单挑,我绝不逃避!”

我撇了撇嘴……

我可没病,也没那个嗜好,闲着没事找他去单挑。

眼下最重要的是逃出去,并问到他的身份信息,以后慢慢再查。

我一边努力的恢复体力,一边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放过我们咯?”

白衬衣男子摇了摇头:

“你们三个可以走,他,今天必死!”

没等我继续说话,身后的那四名西装男又冲了过来。

这次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眼见着他们持刀过来杀矮瘦警察,我咬牙使出浑身的力气扔出鬼火符。

可惜的是,默念咒语后,这符咒在空中燃烧到一半,竟然灭了。

鬼火符所用的灵力极少,但我现在却连这点儿都唤不出来。

四名西装男还警惕的抬手遮挡,往后退了退,结果一看符咒失效,赶紧继续往前冲。

奈何我现在已经护不了矮瘦警察,没有灵力支撑的自己,实在太弱。

他们轻松的把我打倒,并踢飞出去。

而矮瘦警察害怕到极致,反倒是不害怕了,他使劲的瞪着眼睛,咬牙冲我喊道:

“他叫王青,证件上写着金阳市武警大区特种特派员……”

大声喊完这些信息后,他的脖子和胸口,已经被尖刀刺穿。

鲜血溅洒,几人干净利落的刺杀又抽刀。

我倒在地上,只能无力的撇开了头。

终究还是害死了他……

随后,他们熟练的把杀害的所有警察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在别人闻风赶过来之前,还把我们三人绑住蒙住眼睛。

拖进了黑色面包车里,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才把我们扔下车。

半个时辰,足够我恢复大部分灵力了。

这几人十分警惕,在车上什么话都没说,只听到他们给白衬衣男子包扎伤口的声音。

我挣扎着从戒指里唤出小刀,把绳子割断,随后揭开蒙在眼睛上的布。

这才发现,我们三人已经被扔在了郊区的路边。

前面不远处就是高速公路的入口,附近除了飞速行驶的车辆,基本没人。

我站起来没多久,陈虎也挣脱开来,他揉了揉肩膀站起身。

我问道:

“没事吧?”

陈虎摇头,用力咬了下牙后说道:

“那人没下重手,身上关节被打伤了而已,不碍事。”

我和陈虎对话时,还躺在地上的刘凯,开始扭动身子,因为被缠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求救声。

我无奈的笑了声,弯身帮他解开绳子。

这刘凯满嘴是血,哭丧着脸开口说话时,两颗门牙都被踢没了。

“曹!这群家伙……嘶……”

说到一半,估摸着是牙齿漏风吹着凉的痛,赶忙又捂住了嘴。

三人都没有什么大碍,算是小伤小痛了。

也辛亏这些人是受天狼控制,不然我们早就地府相见了。

这也提醒了我,对于修行圈子的人,如果灵力品级相差太大,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招惹的好。

好在矮瘦警察在临死前,把那个人的身份告诉了我。

性命:林青。

职位:武警大区特种特派员。

地点:金阳市。

这是天狼的手下,已经牵扯到市武警大区了,并且这还是其中之一。

用命换来的线索,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再查下去了……

带着复杂的心情,我们沿着路边往回走,途中搭了辆好心人的车子,坐了回去。

陈虎决定回去修养修养身体,刘凯则还是脸厚的跟着我们。

我们回到游乐场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

徐子宣和苏秋雨还带着小向日葵,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等着。

见我们走来,徐子宣立马站起了身。

她担忧的上下打量着我,见我身上没伤,也是松了口气:

“顺利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简单的说了下今天在派出所的遭遇。

徐子宣和苏秋雨都觉得,那几个警察死的实在太无辜可怜。

但事实如此,已无法改变,只怪自己能力不足。

几人站在原地互相聊了几句。

苏秋雨和徐子宣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反倒是门牙都被打掉的刘凯,没人搭理。

他尴尬的想插话又没机会,最后只好把目标放在小向日葵身上。

“小朋友,冰淇淋好不好吃呀?”

刘凯一笑,空荡荡的门牙就露了出来。

小向日葵天真可爱的看向刘凯,鄙视的说道:

“门牙都被打没了呀……真菜。”

刘凯满头黑线,较真道:

“你……我可是灵叶二品的高手,不信你看我眉心!”

小向日葵瞟了他一眼,埋头咬了口冰淇淋,傲娇的说道:

“两片小叶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看到过眉心长鹌鹑蛋的呢!”

……

“鹌鹑蛋么?”


头像
Author

admin